好看视频Vlogger探秘全球最大网红节全球网红都想

100

類似假笑男孩這類的未成年創作者和網紅,也不罕見,在大會上,有些小孩帶著雲台、麥克風,隨走隨攝隨播,很是認真專注。

憑著一腔熱愛入場的素人創作者的崛起,其實得益於製作門檻的降低。比如,在好看視頻App上,Vlog創作者用手機拍攝視頻後,可一鍵生成Vlog大片。

熙媽咪就是這樣的創作者,她在剪輯技巧方面並不純熟,但好看視頻能讓她輕鬆「拍大片」。

對於素人創作者來說,既然在技術上無法PK專業團隊,增加親和力、引起共鳴就成爲了突圍而上的捷徑。

比如,總是叫他的粉絲團爲兄弟軍團),參加頒獎典禮時,甚至會親自去迎接每位粉絲,儘管安保人員勸他不要這麼做。

熙媽咪則收穫了不少媽媽粉。她把自己定義爲拍攝Vlog的全職媽媽,但是, 「社會對於全職媽媽還是戴著有色眼鏡的。」

「全職媽媽對於家庭和孩子的付出需要被認可」,抱著這樣的初心,她創作的內容,大部分都和親子相關,「我想通過視頻呼籲大家重視親子陪伴。」

她的視頻也會提供一些親子方案,比如帶孩子旅遊,「孩子有時候會變身小魔王,但你喜歡旅行,也喜歡孩子,爲什麼不能把二者結合呢?!」

道是……他豁然站起,臉上的表情更是古怪以極,快步像洞府外走了出去。才剛剛來到外面,一股驚虹就映入了眼帘。前一刻還在天邊轉瞬間就出現於面前。遁光收斂,露出一容貌普通的少年。然而那中年魔族的臉上卻露出恭敬以極之色,二話不說的就拜下去了:「參見師叔!」他將林軒迎進了洞府,心中則帶著幾分疑惑與忐忑。林師叔乃。

這樣真實的視頻引發了用戶的共鳴和分享欲。在好看視頻的平台上,她的視頻有時可以輕鬆獲得數百萬的播放量。

劉小祺對素人創作者崛起並不吃驚,「拍Vlog其實並不需要多專業的拍攝技巧和鏡頭語言,有個人魅力,善於講故事、足夠真誠就夠了」。

而冬瓜則認爲,素人創作者相比流水線的唯流量的MCN作品具有獨特性——後者的流水線模式,會消弭多元化,「內容是沒辦法僅僅數據化的,如果只看數據的話,去拍色情片就好了」。

正如本來想替代電視,tube就是電視之意,但依賴於數百萬腦洞大開的反傳統的非專業創作者,的內容如今包羅萬象,早就遠遠超越了電視節目類型。

4

原創力量:走進創作者時代

能夠參加紅人節並且上台發言,冬瓜很是開心,他更開心的是,在感受到了原創力量的強大。

交流下來,冬瓜感覺,美國網紅們不在乎被其他同行抄襲。在全自動的內容識別系統 ID)的護航之下,「我做一個內容你抄我,OK網紅節,沒有什麼問題。因爲在平台上抄襲的人,不會比原創者更有影響力,他們堅信這一點,所以不怕被抄。」

這種鼓勵原創的機制,讓創作者們習慣了自我激勵,「被抄襲之後,他們會去繼續創新,疊代一個新邏輯、新模式。」

劉小祺也很看重創作能力,「我們不願意被稱爲網紅,我們是創作者或者自媒體人」。

劉小祺認爲,歪研會最大的特色就是其視角的獨特性和模式的原創性——通過在華外國人的視角,講述中國故事,得以讓中國用戶們以老外們的第三視角,重新觀察中國。

藉助這種獨特視角以及詼諧活潑的內容風格,歪研會在兩年多時間,吸引了全網5000多萬粉絲——他們多數分布於一二線城市,年齡在16-25歲之間,尚在求學或者剛入職場。

自己怎麼將這給忘了?」田小劍撓了撓頭,臉上也露出一分尷尬之色。「其實除了渡劫級別的修仙者,分神期的小傢伙,一樣會有不少去湊熱鬧的。」「分神期?」田小劍的臉上露出意外之色,但很快就將這個消息拋諸到九霄雲外去了,畢竟他的神通非同小可,便是對上同階存在。只要不出現什麼差錯,也絕不會有落敗一說,區區分神期存。

歪研會提供了觀察中國的第三方視角。

這種獨特性,在商業變現上也很有優勢,「現在中國企業越來越全球化了,如果有國際化的傳播需求,要選擇頭部的短視頻創作者,那就是我們了」,劉小祺說。

與個人創作者不同,走專業路線的歪研會,「一直在提升內容的廣度和深度」。從2019年底推出的深度節目《別見外》系列,六個人的製作團隊,拍攝製作長期長達兩周,拍攝經費不設上限,這一系列節目也廣受好評。

此外,劉小祺認爲,好的創作者必須要有從一貫之的價值觀。「年輕的、陽光的、正能量的,具備批判性,但不陰暗」——這樣的價值觀也讓歪研會下探江湖之遠,上達廟堂之高,其最近發布的爲中國人誠信正名的短視頻《中國是世界上最不誠信的國家?鬼才信!》,不僅廣爲傳播,同時也得到了人民日報、共青團中央等權威機關的轉發。

面對姜雲的震驚,白澤慣常的發出了嘲諷之聲,而姜雲自然也沒有理會,接著追問道:「那這陰靈界獸,豈不是無敵的存在了?」「哪裡有什麼無敵的存在!」白澤冷哼一聲道:「陰靈界獸就是身體大點,然後能夠催生出陰靈,還有它的叫聲能夠影響神智。」「除此之外,它只是最最低等的妖,甚至僅僅只有最簡單的神智。」

哪怕是個人屬性更強的Vlog,要做好也要具備創作能力,比如冬瓜一直認爲,好的Vlog一定要有撕扯感,所謂撕扯感,「就是把最真實的情感拋出來給大家看」。

參加後,冬瓜強化了他的這一認知,「國外的撕扯感非常強的,失戀了、分手了、出軌了,爸爸出事了,爺爺得了癌症,都會拿出來說,但不是爲了作秀,不是爲了博同情,因爲他不需要得到大家的憐憫,他把這個事情告訴大家,然後跟大家分享一下他的情緒。」

與此相比,中國的Vlog缺乏撕扯感,「中國的很多網紅Vlog是包裝感、濾鏡感,厚厚的美顏,精緻的生活,但用戶看多了就會審美疲勞。」

在中國電影市場,小鮮肉小花等流量明星已經不再是票房決定因素了,票房火爆的《流浪地球》、《我不是藥神》都靠老戲骨撐場子,冬瓜由此預測,「短視頻,Vlog也會進入創作者時代,那些同質化、工業化的跟風內容可能過兩年就不火了」。

中國的短視頻平台也逐漸加強了原創保護。在好看視頻,抄襲打擊機制已經上線,通過指紋系統對原創視頻內容進行保護,並不斷豐富、優化指紋系統,嚴厲打擊抄襲行爲;同時,作者在平台內發現抄襲,也可一鍵舉報。抄襲行爲一旦確認,將會被平台扣分或封禁。

「我說你知不知道顏殊?」「小民……小民不知……小民。」看到路人這般諾諾怯怯的樣子,許彥誠微微皺眉,難道自己就那麼可怕嗎?自己還不至於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吧!難道自己比那個號稱「鬼煞」的夜王還要可怕嗎?路人看到許彥誠皺眉以爲自己惹怒了他,立刻跪下求饒,渾身瑟瑟發抖,仿佛下一刻自己就會被砍頭似得,許彥誠無奈嘆氣,最後蹲下身子,想要扶起路人。

好看視頻還在構建孵化、支持原創者的扶持機制,5月宣布的「Vlog蒲公英計劃」,計劃投入5億現金補貼和20億流量扶持內容創作者和MCN機構。

好看視頻5月發布了蒲公英計劃。

冬瓜對這樣的計劃頗爲期待,「新入場的創作者,面臨的第一大壓力,就是生存,如果一個月能夠從平台拿到幾千塊,生活費解決了,就能專心創作了」。

它餵大了。既然寵物在這裡,主人當然也在,阿君氣勢洶洶的站在波吉的腦袋上,惡狠狠的看著我:「安,你把香弄到哪裡去了?」「你,你沒有在階梯的中段看見她嗎?」我只能如此反問道。心裡卻尋思著,前有阿君,後有夜塵,手裡還拖一個礙手礙腳的蒙沙,該往哪裡逃竄呢?最後,我望了望腳下,再看了眼阿君,他正皺著眉往下望。。

即便是冬瓜這樣有一定知名度的頭部創作者,也更傾向於從平台拿到更多分成。現在,在線下給企業拍視頻是冬瓜主要的營收來源,「等到平台的收入分成機製成熟了,哪怕比現在收入少收一半,我肯定也希望靠內容賺錢,因爲,這個機制更健康,更長效」,他打了比方,給甲方客戶在線下拍廣告是「六便士」,好內容是擡頭遙望的月亮,他想「月亮和六便士兼得」。

5

世界是平的:跨越國境線

10歲的已經不僅僅是美國紅人節,而是全球創作者和短視頻平台的歡聚盛宴。

好內容也正在跨越國境線,歪研會的視頻都是中英雙語配音,同時分發到中外20多個平台,「你做大了,你就不想只局限於中國市場了」,劉小祺說。

第10章無法猜測的心思(本章免費)怨靈從怨界之門來到地獄後,根據自身的怨念值來決定實力的大小,但他們提升實力的範圍太小,只能嗜殺修羅和其他怨靈,由於地獄內的修羅和怨靈都是高等生物,所以屠殺起來並不容易。修羅來到地獄,根據自身的罪惡值會產生一個罪惡本源,但這個罪惡本源不是力量的源泉,反而是一個炸彈,只。

即便視頻創作者不擅長英語,他們也可以藉助好看視頻的智能AI字幕,把原聲自動轉換成中英雙語字幕,然後分發到類似之類的海外視頻平台。

而中國短視頻的龐大用戶和黃金窗口,以及假笑男孩等網紅在中國的名利雙收,也讓全球創作者們興致盎然。

活動期間的短短四天內,來自北美、南美、歐洲、亞洲等地的衆多知名MCN機構和達人,絡繹不絕地跑到好看視頻展台,溝通入駐情況,如、Air、BBTV、等機構皆與好看視頻達成合作意向,迫不及待來華「引流」、「淘金」。

安承海和冬瓜、熙媽咪熱情邀約全球創作者。

而早在一年前,好看視頻就引入了有著「歐洲最大短視頻MCN」之稱的,這家每年產出原創視頻 10 萬條,月瀏覽量 30 億次的內容公司,其 CEO Roger 對於中國市場很是看好,好看視頻是其來華淘金的第一站。

去年7月, 144 集原創短視頻節目《 中國故事》開始在好看視頻播出,而且, 不再滿足於做內容分發,與好看視頻等平台的關係也從「產出方」和「渠道方」變成共同產出。

蜂擁而至參加的中國網際網路公司,自然也大敞雙臂,熱情歡迎。好看視頻希望成爲海外創作者開拓中國市場的首選,面向海外創作者也推出了「 Vlog蒲公英計劃」。手握慷慨的扶持措施,好看視頻副總經理安承海熱情邀約,「歡迎全世界的創作者、MCN機構入駐好看視頻平台,共創共贏、一同開拓中國市場。」

可以預見,短視頻里的世界越來越小越來越平,隔著螢幕彷佛伸手可握,也越來越多彩,僅靠方寸螢幕,就能看盡世間的繁華和落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