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通棋牌室:婚不胜防兽性总裁别乱来小说大结局

100

婚不勝防獸性總裁別亂來小說大結局講述的是什麼?婚不勝防獸性總裁別亂來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,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婚不勝防獸性總裁別亂來完整版。

婚不勝防獸性總裁別亂來小說簡介

靖淮……」蘇馨滿臉的不甘心,「靖淮,我那麼愛你,你不能那麼對我。我爲了你,連……」

「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!」傅靖淮冷冷地將蘇馨的話打斷,他隨手抓過蘇馨那被她扯碎的衣服,一臉嫌棄地扔在蘇馨臉上,「滾!」

蘇馨揚起小臉,滿眼水光地凝視著面前的這個男人,傅靖淮有多狠,她從來都清楚,就算是爬上了他的牀,她也不敢將一頭狂獅惹怒。

雙手顫抖著將衣服套在身上,蘇馨努力將心中所有的不甘壓下,她不敢將傅靖淮惹毛,但她也絕對不會打掉這個孩子。

這個孩子,是她進入傅家的最大的籌碼,就算是傅靖淮不要,傅靖淮的母親張嵐也一定會要。想到張嵐,蘇馨的脣角,止不住地揚起了志得意滿的笑。

蘇馨和傅靖淮霸占了她的大牀,沈諾倒是不至於沒地方睡覺,她平時大多就是睡在偏房,只有在傅靖淮想要和她上牀的時候,她才會睡到大牀上。

只是可惜,性冷淡的她,從來沒有讓她的老公滿足過。

沈諾不想再去想那讓她難堪的一幕,但是蘇馨那意亂情迷的小臉,還有傅靖淮那瘋狂的動作,總是會衝進她的腦海中搗蛋。

這樣的婚姻,不要也罷。

可是,還是有些捨不得,畢竟,二十三年的相依相伴,不是能夠說忘就忘。

她給了自己最後一次機會,半個月,若是半個月,她能克服性冷淡,能讓傅靖淮的心回家,她就不離婚。

否則,一刀兩斷。

^^^^並不需要黃來福擔心。在黃來福地打算中,眼下的五寨堡大銀行,暫時只是經營存取款,不過將來還要經營異地匯兌業務,類似後世的山西票號,在大明金融界,打出一片天地。五寨堡大銀行開業後,有黃來福這個信譽良好。財力雄厚的東家在前,不論是五寨堡的大商賈,還是小攤販們,個個都是放心無比,大家都將自己的銀兩,。

早晨,沈諾剛要頂著一雙熊貓眼去上班,科室主任的電話就打了過來。科室主任說,讓她不用去醫院了,直接去一位病人家裡,給他看病。

沈諾記下主任說的地址,就打了車匆匆忙忙趕了過去。去病人家裡出診,這種事情,沈諾早就已經是司空見慣,只是,她怎麼都沒有想到,今天的這位病人,竟然是昨晚拉住她的那位牛郎。

那位牛郎身旁,還站著一個右腿打著厚重的石膏的男人,那男人一看到她,就笑得花枝亂顫地迎了上來,「沈醫生,你可算是過來了,你要是再不過來,我們傅七今晚可就沒法接客了。」

聽到秦煜這話,傅擎一記冰死人不償命的眼神就扔了過來,「秦三,你想你的另一條腿也斷了是不是?!」

不想自己徹底成爲殘廢,秦煜識趣閉嘴。但是,努力憋笑這真的是一個技術活,一想到堂堂傅家七少被人給當成了牛郎,他就打心底里歡喜。

要不是行動不便,昨天晚上,他真想從車上衝上來,狠狠親上沈諾一口。

每多一人跟隨,就代表著有至少一個或者多個海族,死在了他的手中。而他自己,從頭到尾,竟然連面色都沒有過絲毫的變化,更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,始終保持著沉默。至於他的出手,也都是一擊必殺,絕對沒有多餘的動作和靈氣的浪費。這種驚人的冷靜和精準的擊殺,讓所有跟在他身後的藥神宗弟子,心底都會泛起一陣寒意。

沈諾看了慵懶地躺在躺椅上的傅擎一眼,又看了斷了一條腿的秦煜一眼,有些弱弱地問道,「請問,你們兩位,到底是誰要看病?」

秦煜剛才那話的意思,顯然是傅擎需要看病,但是秦煜看上去,卻更像是一個病人,沈諾不禁有些迷惑了。

「噗!」身影閃過,寧星宇頭也不回徑直向前衝去,而後面那率先衝來的侍衛已然身首異處、轟然倒下。「別讓這宵小之輩逃了,少爺請來的高手馬上就來!」瞬間斬殺一人並未將其他人嚇住、在各種呼喊中、衆多侍衛再次圍了上來。「叮叮噹噹.」刀光劍影在別院中不斷閃爍,鮮血斷肢不斷飛起。煉體十重境的寧星宇對上這些人完全沒有任何挑戰,一劍落下、便是有人或殘或死。

「當然是他!」秦煜指著傅擎,對著沈諾笑得一臉春光燦爛地說道,「沈醫生,你快點幫他瞧瞧吧,他性無能,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治。」

雨淋在沈風身上之後,沒有浸溼他的衣服、頭髮和皮膚。而是形成了一顆顆的水珠,順著他的身體滾落到了地面上,渾身沒有一絲被雨淋到的痕跡。明明雨水全部打在了他的身上,他全身上下卻一如既往的乾燥。這種別墅區的安保相當嚴格,不過,對於沈風來說簡直是小兒科,在快要靠近大門口的時候,他的手掌一揮,數道靈氣從掌心裡透出,全部沒入了大門口的保安腦中。

聽了秦煜這話,傅擎又是一記眼神殺扔了過去,秦煜乾笑一聲,就拖著斷腿往外走去,「我不打擾你們,我閉嘴,我閉嘴。」

秦煜一出去,屋裡的氣氛就有些尷尬了,而且,一想到傅擎病的部位,沈諾的臉幾乎要燒了起來。

她還是,第一次給人看這種病。不過,作爲醫生,對待病人就應該一視同仁,她不會因爲病人生病的部位特殊,就歧視他。

想想也真好笑,她一個性冷淡,天天要去看心理醫生,現在,倒要給人來治性無能了。

清了清喉嚨,沈諾轉過頭對著傅擎說道,「先生,麻煩你把褲子脫了。」

「你讓我脫褲子?!」好看而又濃黑的眉微微挑起,傅擎一臉的不悅,「不脫!」

沈諾真挺無語的,不禁沒好氣地說道,「你不脫褲子,我怎麼給你檢查你到底是什麼病?!」

「你給我脫!」慵懶地往後倚了一下,傅擎聲音沒有半點兒起伏地對著沈諾說道。

在一個石台後,擡起手臂上的毒牙發射口,很專注地瞄準暗黑天龍打黑槍。「算了……」暗黑兵法家認命地嘆了一口氣――哪怕自己的智慧能夠決勝千里之外,在這片九人衆同僚的「帷幄」之中卻還是只能憑拳頭說話――人生真是tmd寂寞如雪……賭氣般地提起了拳頭,現場最後一個保持「冷靜」「克制」的人也沖入了戰圈――「暗黑獅。

看著傅擎那張波瀾不驚的臉,沈諾直接就愣了,這個男人,怎麼能這麼心安理得地讓人給他脫褲子?!

不過,想到他的職業,沈諾也就瞭然了,牛郎嘛,一晚伺候那麼多個富婆,被人脫褲子也脫成了習慣。

忽然之間,對傅擎竟是生出了一種惺惺相惜之感,她性冷淡都那麼痛苦,他一個牛郎,性無能應該更絕望吧?

不再跟他爭執,沈諾半蹲下身子,就開始幫傅擎解褲腰帶。這一刻,在她眼中,傅擎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病人,而她,會努力幫他。

「我勸你還是不要知道那麼多了,知道那麼多對你來說也沒有好處,你只管乖乖的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。」雖然孤狼早就知道這個人應該不會告訴他真相的,但是在聽到他說這些話的時候,孤狼還是心情有些不太好的撇了撇嘴。「哼,你以爲你是誰,小爺做什麼你管的著嗎,我憑什麼要聽你的?不過你要是把你的主子是誰告訴我,小爺我還有可能會大發慈悲的考慮一下。」孤狼想要故意那個黑衣人,藉機讓她把幕後黑手說出來。

解開腰帶的時候,沈諾覺得自己的掌下有些熱,再當她解開傅擎的內褲的時候,那雄赳赳氣昂昂的物什,就躍到了他的眼前。

他那哪裡是性無能啊,分別就是很能好不好!

連忙別開臉,不去看那在她面前耀武揚威的傢伙。雖然傅擎在那方面並沒有問題,但沈諾覺得,還是要給他幾句忠告的,畢竟,消耗多了,遲早會出現問題的。

想了想,沈諾比較委婉地對著他說道,「先生,以後,你還是換個職業吧,那,那對你身體好。要是你實在不願意換,你也可以,每天晚上少接點客,錢嘛,什麼時候都可以賺,要是身體壞了,那可就麻煩了。」

說完這話,沈諾就打算離開,誰知,身子卻是被重重地扔在了一旁的大牀上,一具堅硬而又灼熱的身子重重地壓在了她身上,雙腿之間,倏地被頂上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。

版權原因,本站暫不支持下載